老路(盘山派出所 陈珊珊)
来源:政治处    作者:   发布时间:2019-07-24   【字号: 】 【关闭

“收拾一下,我们去看外公”,妈妈催促道,我漫不经心地拖着脚步走出房间下了楼。车窗外,是我再熟悉不过的路,旁边飘落着枯黄树叶的梧桐向后倒退着,路牌已经生锈,在阳光下斑斑驳驳,人行道上也坑坑洼洼,有三三两两的行人匆忙地赶路。感觉百无聊赖的我不再望向窗外,插上耳机闭上眼,想尽快结束这次无聊的探望。

车停了,等待着我的却不是那幢熟悉的老房子,而是突然让我觉得格外心慌的医院大门,我摘下耳机不安地打开车门,跟上妈妈匆匆地往急诊室跑。我感觉自己仿佛奔跑在黑洞里,对前路充满了焦虑,这是一条迷茫的路,悲伤的路,恐怖的路……而这条路的终点是“重症监护室”。揣着不安和害怕,原本才几十米的路,似乎变得那么的漫长,家人凝重的气氛压得我有些喘不过气来,我只能在心里一遍遍的祈祷:“外公,你千万不要有事。”

终于到了急诊室,门却打开了,护士正准备推着外公去手术室。此刻的他皮肤干皱,瘦弱的皮包骨头,连睁眼的力气都要没有了,看着平时那么温润慈祥的外公,突然变成了如今这般模样,我哽咽地扑向病床喊着外公,他艰难睁开双眼,好几次想要抬起颤抖的手臂却不能如愿,我赶紧握住外公的手,他干裂的嘴唇颤动着,已经说不出完整的话了,我蹲下身子,把耳朵贴向他,终于断断续续的听懂了他说的话:“别担心,外公会好的,你要好好读书。”

重症监护室狭窄的过道里,那声你要好好读书在我耳边久久回响……外公终究还是去世了,我开始怀念那条曾经让我厌倦的老路。如果时间能够倒退,我希望我常常路过这里,尽管它已经苍老的只有生锈的路牌和坑坑洼洼的道路,枯黄的枝叶和稀少的行人,但它的终点永远是温暖的笑容和热气腾腾的点心。

“去看外公咯!”小时候我总喜欢牵着妈妈的手经过这条路,那时候的路牌是新的没有斑驳的铁锈。外公也时常从这条路挑着扁担到老远的地方劳作。他不出去干活的时候,总是会和外婆做各种我爱吃的小吃点心等着我。我也最爱去外公家,不住上几天都不肯回家。那时候我经常坐在小板凳上和外公一起看以前的老照片,吃他做的扁食、卷饼筒、糊啦呔,他总是慈祥的抚摸着我的头发,笑眯眯地说 “丫头,又长大了不少。”

可是时光飞逝,我渐渐长大了,原先温暖快乐的日子也渐渐离我们远去了,外公原本灰黑的头发渐渐变得花白,那条老路的路牌也渐渐生锈变得斑驳了。外公的身体已经大不如从前了,但他依然挑着扁担到老远的地方劳作,依然会做好各种我爱吃的小吃点心等着我。可是每次我都匆匆去匆匆回,再也没有在外公家留宿,他每次想挽留我,却话到嘴边又咽下。他总是热切地望着我,想和我多说一句话,而我却沉浸在自己的手机中无法自拔,我变得越来越淡漠,他却越来越热切。我有时候甚至会嫌他烦嫌他唠叨,因为他总是问我想吃什么,叮嘱我要认真学习。

我路过那条老路的次数越来越少,那斑驳的路牌也似乎慢慢的湮灭在我的记忆里,直到我最后一次路过它,这条路却成了外公通往天国的路。我深深地悔恨着,子欲孝而亲不在......

“人生如逆旅,我亦是行人”,成长的旅途中有多少路会渐渐湮灭在岁月的记忆中,而我也将在我人生的之路上渐行渐远。但是这条老路却一直留在我记忆最深处,藏在心里最柔软的地方,因为路的尽头有那个有着温暖笑容翘首企盼我的身影。

 

返回顶部】 【关闭